网上赚钱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雪月梅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雪月梅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网上赚钱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网上赚钱 www.5wg5.com.cn

第33回 王进士挈家为县令 岑秀才奉旨作中书

  却说次日,岑公子夫妻早起才盥洗毕,王夫人那边已着丫头送盒酒点心过来。岑夫人叫岑义媳妇留住款待。岑公子因与母亲商量:“今日去谢严先生并回拜他公子,明日三朝,竟请丈人与严公父子同叙一叙,不知可否?”岑夫人道:“这个何妨?你就进去面请一请。丈母、严大娘子那边也请一声,说我昨日已当面请过,不具帖了?!钡毕箩右虮敢桓泵畔伦有龅那胩?,一副晚生、一副同学弟的帖子,先着岑忠送去。随后岑公子先到严先生家叩谢回拜,又当面请过,遂作辞到王宅来。比时是新姑爷,不比往常,家人们一见即往里通报。王公笑迎出来。岑公子行翁婿礼拜见毕,随邀到后堂拜谢了丈母,因说:“明日母亲请岳母与大妹早些过去叙叙?!蓖醴蛉说溃骸白蛉漳纺芬颜偶绷艘蝗?,明日又要作主人,太繁劳了?!贬拥溃骸跋驳亩疾皇巧?,就有不到处也都是包涵的?!蓖醴蛉说溃骸懊魅詹挥迷傺?,我们早饭后即过去就是了?!蓖豕Φ溃骸叭羰谴铀?,明日该我这里设席相请才是。如今贤婿那边既已准备,我这里只好改日再请罢?!蓖醴蛉艘残Φ溃骸爸皇翘阉琢诵??!钡毕鲁怨艘坏啦?,岑公子就告辞回来,料理明日席面之事,诸色齐备。

  次日早饭后,先打轿去请了王夫人、小姐过来。岑夫人与新娘子出来迎接,到新房里见了严太太,大家一同见礼坐下。一面又叫岑忠打轿去接严大娘子与小学生同来,不一时也到。接进房来,严大娘子道:“今日又来吵扰?!贬蛉说溃骸八的睦锘??只是简亵,不要见怪?!钡毕麓蠹壹?,又叫小学生逐位磕头。岑夫人自己去攒了一大盘点心果子与小学生吃茶,这小学生与岑夫人深深的又作了一揖,喜得岑夫人了不得,道:“好一个知礼的小学生,明日一定要强爷胜祖?!?br />
  大家吃茶叙话移时,岑义媳妇来与岑夫人说:“家庙的供献都已端正了?!贬蛉司徒辛叫氯朔傧愕阒蛳炔瘟嗽?,然后拜祖先毕,又要请严太太、王夫人见礼。严太太道:“前日已见过礼,今日不敢再劳?!贬蛉说溃骸盎垢媒兴前菪徊攀??!毖咸胪醴蛉嗽偃枳?,岑夫人道:“既如此,你们竟朝上总拜四拜就是了?!绷叫氯俗衩掳?,岑夫人叫岑义媳妇与自己将二位搀住,不叫回礼。然后,与严大娘子、月娥小姐一同平拜了,又与母亲拜毕,岑公子即出外边叫岑忠邀客。

  王进士只带了一个小厮缓步过来,严先生父子随后已到,大家施礼坐定。茶罢后,里边老妈子捧出红毡来道:“新人出来拜见?!毖舷壬嘧?,岑义媳妇与丫头已扶新人出堂,将红氍铺好。王进士对严先生道:“省得他们两番起拜,不若我们竟同见了礼罢!”严先生道:“我却不敢当?!钡毕铝叫氯瞬⒘⒑祀硕苏莸搅桨?,王进士就搀了起来,然后与严公子只行了常礼,新人退入后堂。

  这里正在坐谈,只听得外边一片锣声响亮。正不知何故?只见一个老家人进来禀王公道:“老爷已选授了山东登州府宁海县,报子报来,在那边讨赏?!蓖豕溃骸澳闱胰ス艽品?,待我回来打发?!崩霞胰舜鹩θチ?。大家都与王公道喜。王公道:“出作外官,实非所愿??銮液笏梦葱?,家下无人,走前失后,也是一桩不惬之事。我意欲告病不赴如何?”严公子道:“这却使不得。前日晚生看京报,内有江南道御史条陈:凡新选官员有嫌道远缺疲,托故不赴,着该地方官严查的确,果有丁艰疾病事故,由该县具结申府,逐递加结,转申司道督扶,七品以上奏闻,七品以下咨部另??;如有托故规避,除将该员革职外,再行议处,地方官循私贿结,察出降三级调用。因此近日功令甚严,老先生如何推脱得?就是本县官也不敢担当?!毖舷壬溃骸凹抑兄?,现有令坦尽可相托,不足为虑??錾蕉缆凡辉?,何必推辞?”王公道:“幸而有此,果不能辞,只得将家事托小婿管理。多则两年,少则一载,即当告归?!彼祷爸湎哑氡?,就请严公首坐。严公道:“今日老先生是初次,虽系旧好,却是新亲,我如何僭坐?”王公道:“叨在至爱,老先生不要过让,还是照常的好?!币虼艘佬蜃?。饮酒间,谈及山东地方民情土俗不知如何,岑公子道:“小婿在沂水三年,那边风欲颇称淳朴,但登州系沿海地方,恐与沂水不同?!毖瞎拥溃骸氨志油ぴ吻嘀萏?,说起那边风欲也还朴实,只是有些粗蛮之气。登、青两府连界,想风土亦当相似?!蓖豕溃骸按巳サ侵菀灿卸в嗬?,不知凭限紧缓如何?”严公道:“只怕此时文凭已到省院了?!蓖豕蛴斜ㄗ釉诩?,只吃过四道菜,上了点心,先辞了起身。岑公子送出门外,转来奉敬严公父子,席终方散。

  里边王夫人也因丫头报知,先要起身,岑夫人再三留住,终了席母女辞谢回家,因前厅有报喜之人,遂从后墙门回去。岑夫人与新妇一同送出,到了后园子里,月娥悄悄执了小梅的手道:“妹妹说的话果然应了。明日千万过来,我有话说?!毙∶返阃反鹩?,已送出门外,直看他母女进了门才转身回来,严太太道:“明日王公去做了官,他家中无人,只好托大相公与他照管了?!贬蛉说溃骸扒叭沼肭准夷杆灯鸺页?,才知道他族中竟无亲人,亲家母的娘家也是江南人,他父亲在这里做官时对下的亲,后来告病回去就没了。又无兄弟,闻说他父亲承继了个侄子,也只生得个女儿,因遭倭寇作乱之后,道路隔绝,竟有十余年不通音信。如今虽然家道殷实,尚无子息,说起来就眼泪汪汪,也是个暗苦?!毖咸溃骸罢悄?,若说他夫妻的为人是极好的,或者得子迟些也未可知。论王太太只有四十三四岁,人又健旺,也还好生长哩!”岑夫人道:“他说生这个姑娘后又生过两胎,都不能保留?!毖咸溃骸罢庥凶游拮?,命中生就,强不来的。如今做了官,还该劝他娶个妾才好?!贬蛉说溃骸扒准夷冈肮?,倒是亲家不肯,耽搁下了?!贝蠹倚鸹傲季?,日已平西。严太太婆媳都要告辞回家,岑夫人还要留住,严太太道:“客去主安,老身也搅扰了三日了,主人也好歇息歇息。老身改日再来?!贝耸蓖獗呓我阉藕?,岑夫人又装了一大盒点心茶果与小学生放在轿内。婆媳再三作谢起身,岑夫人与新娘子一同出厅相送。

  岑夫人自有了这个媳妇早晚侍奉,料理家事井井有条,一切不须自己费心。婆媳、夫妻十分亲爱是不必说。梅娘子又常在老母面前说王小姐母女许多恩义,岑夫人也万分感激。及说到王小姐情愿誓不相离的话,岑夫人虽然心爱,只为这话是说不出口的,且还有一个雪姐挂在心中,因道:“这姻缘都是前生分定,不是人力勉强得的,将来只可听天由命?!泵纺镒拥溃骸肮霉盟档眉?。大约人心不合,便是无缘;人心既合,这姻缘就有分了?!?br />
  且不说这边婆媳叙话,却说王进士与夫人相商,意欲告病不出。夫人道:“既选着了,好歹去做一两年,也是出了仕。别人求之不得,好端端的告甚么???”王公道:“既去做官,你母女们必须同去,家中何人照管?”夫人道:“现放着有女婿可托?!蓖豕溃骸拔乙彩钦獍闼?,但恐不日旨意下来,若许他一体会试,他也就要出门了?!狈蛉说溃骸芭鲎懿辉诩?,可托亲家母与梅女儿照管,只怕还胜如男人?!蓖豕Φ溃骸叭羰钦庋?,竟请他们搬了过来也罢?!狈蛉说溃骸按颐魅沼肭准夷干塘?,谅他们也不好推却?!?br />
  谁知到第三日,上司已行文到县,县尊持帖着吏房来催促领凭。王公只得先去拜了本县,定于本月初十日赴省院领凭,恳其起文书,由府申司呈院。这领凭之事,经由衙门俱有规礼,此番王公赴省,往返也花费了二百余金?;氐郊抑?,已是闰十月下旬。因是没海地方,凭限紧急,因与岑公子部署起身之事。此时两亲家母早已商量明白,将岑夫人那边箱笼细软已搬过这边西院安放,惟家庙并家什等物仍着岑忠在那边居住看守。岑夫人意欲就在这边西院住下,王夫人道:“西院邻着花园未免空阔,又照管不着,这边只好暂住几天。我们起了身,姆姆就好在上房东外间做房,里间我们安放箱笼在内。这西上房西间原是他姊妹住的,他小夫妻好在里边做房,内外都好照料?!鄙塘恳讯?。

  自从王公从省领凭回来,这些城乡亲友都来送礼恭贺,家中设席,翁婿二人应酬接待,忙乱了几天。祭祖后,择定十一月初三日起程。雇下两号大船,由水路至台庄起陆。所有一应田租簿籍、内外锁钥,俱交岑公子点收,格外交出三百两银子,以备不时紧用。各处所收房租,尽够逐日零星之费。家中留下老家人王朴夫妇一房人口并一个小丫头,自己只带了王诚、王谨两房家人,一个大丫头、一个小厮赴任。村中只严公内外设席饯行,外席是王公翁婿,内席是王夫人母女、岑夫人婆媳。

  起程前一日,岑公子梯已饯行,合家团聚,难免有许多惜别之情。岑公子原要送出京口,王公道:“家务也是要紧的,不必远送。贤婿若有佳音,倘要远出,务须斟酌周到,勿使我有内顾之忧?!贬拥溃骸霸栏钢还朔判?,小婿即有远行,家母与媳妇自能主持,不必岳父母远虑?!蓖豕痪跎烁械溃骸拔胰粑尴托隹赏?,也断断不肯去做这官了?!蔽绦龆艘菩鸹爸钡蕉焙虿虐?,就同在书房安歇。里边两亲家母也叙话到更余方寝。惟他姐妹二人依依不舍,月娥小姐不知掉了多少泪珠,小梅娘子虽有定见,到此际也不禁感情泪落,因再三慰劝月娥道:“父亲上任喜事,姐姐不要如此悲戚。言犹在耳,只要保重身体为要?;褂幸痪湟羲祷?,姐姐切记在心:两年之内即劝父亲告休力要;倘有意外之事,务劝他两大人不须忧恐,凶中自能化吉。姐姐只安心宁耐。切记!切记!”月娥见妹子话多应验,敢不深信?惟垂泪点首而已。这夜也就不曾安寝。

  家人们已将一应行李搬起上船。次早,王公知有许多送行的亲友邻里在码头上,内眷们起身不便,因命岑公子拨一只坐船,由湖汊转到后墙门外,照管家眷上船,仍到湖口取齐,自己从码头下船。诸亲友邻里俱设酒盒公饯,王公立领三杯,拜辞上船,鸣金而去。岑公子家眷船只已先往湖口等候,又叫了一只小船同行。不一日官船已到。两船相并,铺好跳板,打了扶手,王夫人、小姐带了大丫头同过官船。老家人王诚夫妇也在官船伺候,那边船上是王谨夫妇看守箱箧等物。王夫人过船来,因与岑公子道:“贤婿回去拜上姆姆,家中事务,一应重托?!蓖豕溃骸疤扔薪粢?,便可专差寄信?!贬拥溃骸霸栏改盖敕判?,小婿必不有负重托?!钡毕录窗荽?,过了小舟,大家不禁落了几点别泪。

  看着两船鸣金扬帆,岑公子只得回舟,仍从后墙门到家。因将家中各处器具什物逐一杆点,细细造了一簿清册,存贮仓中粮食,严查出入,逐日一应进出用度俱条条登记。且大娘子尽知细底,管理精明,也不须岑公子费心。这日母子夫妻在房中闲叙。大娘子道:“事有定数,明年秋冬间务必专差人去劝继父告休回来才好?!贬拥溃骸罢馊次??”大娘子道:“父亲到五九之交恐有大厄,母亲也要受些挫折,不如早些告归的好。虽然命不由人,也须尽了人事?!贬拥溃骸澳阒毕嗟萌绱司?,果然有些仙气?!贬蛉说溃骸八档幕叭炊嘤ρ?。前日你岳父未报到时,他曾说不出一月必有远行官禄之事,如今果然应验了?!贬有Φ溃骸澳憧次医慈绾??”大娘子道:“你这顶纱帽此时虽然不大,却也体面,行期也在目前不远了?!贬有Φ溃骸肮挥ρ?,当拜你为师,习学相法?!?br />
  大家正在说笑,只见岑忠进来报道:“郑老爷来了!”岑公子一时不省,急问道:“那个郑老爷?”岑忠道:“就是郑大相公?!贬有Φ溃骸霸词侵<冶淼芾戳??!奔庇隼?,早听得郑公子一路喊着进来了,见了岑公子只叫了一声:“哥哥?!笨醇蛉苏驹谏戏棵攀?,即跑将进来,一把拉岑夫人坐在椅上扑地就拜,拜罢起来叫道:“我的姆姆,甥儿哪一日不想你老人家!我娘、我媳妇都叫拜上,还叫我带了两匹绸子来送你老人家,说务必要请你老人家去住几时?!贬蛉说溃骸岸嘈荒隳盖?,他如今康健么?”郑公子道:“同你老人家一般健?!贬蛉说溃骸肮材闳缃袷枪笕肆??!敝9拥溃骸澳纺酚值泵嫘ξ伊?。甚么贵人?这个举人谁不知道是哥哥作成的?!彼祷笆?,一眼看见了大娘子,便问道:“里边这个齐整娘子是谁?”岑夫人笑道:“你还不知,这是你哥哥新娶的嫂嫂,你们都还没有见礼哩!”郑公子大喜道:“原来哥哥也娶了这样一个齐整嫂嫂,请出来待我一同拜见了罢!”当下郑公子一定要让哥嫂两个在上,大家平拜见了起来。岑公子因问:“兄弟此来,必有事故?”郑公子瞪着眼道:“怎么哥哥这里还不知道?你的卷子呈了皇上,皇上看了大加称赏,说这是无心错误,既不曾中式,钦赐你做了内阁制诰中书。前月底有文书到学里,催你即速起身领咨进京,你道好不好?那真铁口的话如今都应验了?!贬犹苏饣?,也觉笑逐颜开。正是:

  虽无姓氏登金榜,却也声名满帝都。

  不知岑公子如何起身?且听下回分解――

  

相关文章:
雪月梅介绍:

雪月梅又名《孝义雪月梅》、《第一才女》、《第一奇书》、《儿女浓情传》。作者陈朗,字晓山(一说字苍明,号晓山),别号镜湖逸叟,浙江平湖人?!堆┰旅贰肥怯性倒收撸杭瞬恍派穹?,便说许多报应;见人不信鬼怪,便说许多奇异。真是一片救世婆心,不可不知。此书看他写豪杰,是豪杰身份;写道学,是道学身份;写儒生,是儒生身份;写强盗,是强盗身份:各极其妙。作书者胸中苟无成竹,顺笔写去,必无好文字出来。是书不知经几筹画而后成。读者走马看花读去,便是罪过。作书者胸中要有成竹。若必要打算筹画而后成,苦莫甚焉,又何乐乎为书?《雪月梅》却是顺笔写去,而中间结构处,人自不可及。有说《雪月梅》好者,有说《雪月梅》不好者,都不足与论。究竟他不知怎的是好、怎的是歹,不过在门外说瞎话耳!有一等真正天资高、学问足而评此书之好歹者,有两种亦不必与论。何也?一是目空四海,他说好歹,是偏执己见、睥睨不屑之意;一是漫然阅过,却摸不着当时作者苦心。此两种人都不可令读《雪月梅》。有一种假道学村究,谓用精神于无用之地,何必作此等闲书?试看其制艺诗赋有不及《雪月梅》万分之一者,真可付之一噱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网上赚钱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网上赚钱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