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赚钱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牛虻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牛虻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网上赚钱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网上赚钱 www.5wg5.com.cn

第二部 第七章

    一月份第一个星期的一天,马尔蒂尼发出了请柬,邀请大家参加文学委员会的月会。他收到了牛虻的一张短笺,上面用铅笔潦草地写着:“很抱歉,不能前来?!彼械接械惆媚?,因为请柬注明了“要事”。在他看来,这个家伙一贯桀骜不驯,这样做真是无礼至极。此外,他那天分别收到了三封信,全都是坏消息。而且天上又刮着东风,所以马尔蒂尼感到很不高兴,脾气极坏??岬氖焙?,里卡尔多医生问道:“里瓦雷兹到了吗?”他绷着脸回答:“没有,他好像忙着某件更加有趣的事情,不能来也不想来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,马尔蒂尼,”加利气愤地说道,“你大概就是佛罗伦萨成见最大的人了。一旦你反对某个人,他做的一切都是错的。他病了还怎么来?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他病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他已经卧床四天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他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我们原来约好在星期三见面,因为生病他只得取消了这次约会。昨晚我去了他那里,我听说他病得太重,谁都不能见。我还以为里卡尔多会照顾他呢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一无所知。我今晚就过去,看看他想要什么?!?br />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里卡尔多走进了琼玛的小书房,他那苍白的脸上满是倦容。她坐在桌边,正向马尔蒂尼口述一串串单调的数字。她做了一个手势,要他不要说话。里卡尔多知道书写密码时不能被人打断,所以他坐在沙发上,呵欠连天,像是困得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2,4;3,7;6,1;3,5;4,1;”琼玛的声音就像机器一样平缓,“8,4;7,2;5,1;这个句子完了,塞萨雷?!?br />
    她用针在纸上戳了一个洞,以便记住确切的位置。然后她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早安,医生。你看上去可是一脸倦容!你身体好吗?”

    “噢,我身体还好――只是累得要命。我陪着里瓦雷兹熬了一夜?!?br />
    “陪着里瓦雷兹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陪了他一整夜,现在我必须回医院,照顾我那些病人。我过来看看你能否找到一个人去照顾他几天。他病得挺重。我当然会尽力而为,但是我没有时间。而且他又不让我派个护士去?!?br />
    “他得了什么???”

    “呃,病情相当复杂。首先――”

    “首先你吃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吃了,谢谢。关于里瓦雷兹――无疑他的病情是因为受到很多神经刺激,但是主要原因是旧伤复发,好像当初治疗得非常草率。总而言之,他的身体是垮了,情况十分可怕。我看是南美那场战争――他在受伤以后肯定没有得到适当的治疗,可能就地胡乱地处理了一下。他能活下来就算万幸??墒巧耸魄饔诼苑⒀?,任何小的刺激都能引起旧病复发――”

    “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,主要的危险是病人陷入绝望,并且吞服砒霜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是非常痛苦了?”

    “简直可怕极了。我不知道他怎么能够忍受。晚上我被迫给他服了一剂鸦片,以便麻木他的神经――这种东西我是不喜欢给一位神经质的病人服的,但是我没有办法?!?br />
    “他有点神经质,我看他应该是吧?!?br />
    “非常神经质,但是确也勇气过人。昨晚只要他不是真的疼得头晕目眩,他就显得镇静自若,着实让人感到惊奇。但是最后我也忙得够呛。你们以为他这样病了多长时间?正好五夜,除了那位傻乎乎的女房东,叫不到任何人。就是房子坍塌下来,房东也不会醒来。即使她醒了过来,她也派不上用场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那位跳芭蕾舞的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不是怪事吗?他不让她到他跟前去。他极其厌恶她。总而言之,在我见过的人当中,他最让人感到不可理解――完全是一团矛盾?!?br />
    他取出了手表,全神贯注地看着?!暗揭皆喝ヒ俚搅?,但也没有办法。我的助手只得独自开诊了。我希望我能早点知道这事――不该那样强自撑着,一夜接着一夜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他为什么不派人过来说他生病了呢?”马尔蒂尼打断了他的话?!八芨弥浪〕闪四茄?,我们不会置之不理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希望,医生,”琼玛说道,“昨天晚上你叫上我们一个人,那就不会把你累成了这样?!?br />
    “我亲爱的女士,我想到了去叫加利,但是里瓦雷兹听了我的建议暴跳如雷,所以我就不敢派人去叫了。当我问他想把谁叫来时,他看了我一会儿,仿佛是被惊呆了。然后他用双手掩住眼睛,并说:‘别告诉他们,他们会笑话的!’他好像受困于某种幻想,觉得人家会笑话什么。我搞不清是什么,他老是讲西班牙语?;坝炙祷乩?,有时病人总会说些奇怪的东西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谁在陪他?”琼玛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女房东和她的女佣,没有别的人?!?br />
    “我立即就去,”马尔蒂尼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我天黑以后还会过去??拷巧却蟠盎в姓抛雷?,你会在抽屉里发现一张写好的医嘱。鸦片就在隔壁房间的书架上。如果病痛又发作了,就给他服一剂――只能服一剂。但是别把瓶子放在他能拿到的地方,不管你做什么。他也许会禁不住诱惑,服下过量的药?!?br />
    当马尔蒂尼走进那间阴暗的屋子时,牛虻迅速转过头来,并且伸出一只发烫的手。他又开始模仿往常那种轻率的态度,只是模仿得很拙劣。

    “啊,马尔蒂尼!你来催我交出那些清样吧。你不用骂我,昨晚的会我不就是没去参加嘛。事实上我的身体不大好,而且――”

    “别管开会了。我刚见过里卡尔多,过来看看能否帮上一点忙?!?br />
    牛虻把脸绷得就像是一块燧石。

    “噢,真的!你也太客气了,但是犯不着这么麻烦。我只是有点不大舒服?!?br />
    “里卡尔多把一切都跟我说了。我相信他昨晚陪了你一夜?!?br />
    牛虻使劲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“我挺好的,谢谢你。我什么也不要?!?br />
    “很好,那么我就坐在隔壁的房间。也许你会觉得非常孤单。我就把房门虚掩着,以防你叫我?!?br />
    “你就别麻烦了,我真的什么也不要。我会白白浪费你的时间?!?br />
    “伙计,你就不要胡说八道了!”马尔蒂尼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?!罢庋矣惺裁从??你以为我没长眼睛吗?你就尽量躺下睡觉吧?!?br />
    他走进隔壁的房间,把房门虚掩着,拿着一本书坐了下来。他很快就听到牛虻烦躁不安地动了两三次。他放下了书,侧耳倾听。出现短暂的寂静,然后又烦躁不安地动了一下。然后喘着粗气,呼吸急促,他显然是在咬紧牙关,不让自己哼出声来。他走回那间屋子。

    “里瓦雷兹,需要我做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没有回答,他走到了床边。牛虻脸色发青,像个死人一样。他看了牛虻一会儿,然后默不做声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要我给你再来点鸦片吗?里卡尔多说如果疼得厉害,你就服一剂?!?br />
    “不,谢尉。我还能挺一会儿?;赝芬残砘崽鄣酶骱??!?br />
    马尔蒂尼耸了耸肩膀,然后坐在床边。他默默地望着,过了漫长的一个小时,他起身拿来鸦片。

    “里瓦雷兹,我再也看不下去了。如果你能挺住,我可挺不住。你一定要服下这东西?!?br />
    牛虻一句话也没说就把它服下去了。然后他转过身去,闭上了眼睛。马尔蒂尼又坐了下来,听到呼吸声逐渐变得沉重而又均匀。

    牛虻太累了,一旦睡着了就难以轻易醒来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他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。在白天和黑夜里,马尔蒂尼好几次走到他跟前,看望这个平静的身躯。但是除了呼吸以外,丝毫看不出他还活着。脸上那么苍白,没有一点血色。最后他突然感到害怕起来,要是给他服了太多的鸦片该怎么办?那只受伤的左臂放在被面上,他轻轻地摇了摇这只胳膊,试图把他叫醒。在他摇的时候,没有扣上扣子的袖子褪了下去,露出多处深深的疤痕,从手腕到胳膊肘全都是这些可怕的疤痕。

    “刚刚落下这些伤口时,这只胳膊一定好看得很?!崩锟ǘ嗟纳粼诤竺嫦炝似鹄?。

    “啊,你总算来了!瞧瞧这儿,里卡尔多。这人不会长眠不醒吧?我还是在十个小时之前给他服了一剂,自那以后他就没动过?!?br />
    里卡尔多弯腰听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不会,他的呼吸十分正常。只是累了――撑了一夜,他是顶不住了。天亮之前还会发作一次。我希望有个人彻夜守着?!?br />
    “加利会来守夜,他已经派人捎了话,说他要在十点过来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快到了。啊,他醒了!看看佣人把水烧热了没有。轻点――轻点,里瓦雷兹!行了,行了,你不用跟谁斗了,伙计。我可不是主教!”

    牛虻突然惊醒了,露出畏缩、害怕的表情?!奥值轿伊寺??”

    他用西班牙语急忙说道?!霸偃盟抢忠换岫?。我――噢!我没有看见你,里卡尔多?!?br />
    他环视房间,把手搭在额头上,好像有些茫然?!奥矶倌?!噢,我还以为你已走了。我一定睡着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睡了十个小时,就像神话中的睡美人一样。现在你要喝些肉汤,然后接着再睡?!?br />
    “十个小时!马尔蒂尼,你肯定不是一直在这儿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在这儿,我开始纳闷是否该给你服鸦片?!?br />
    牛虻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会那么走运的!那样委员会在开会时不就安静了吗?里卡尔多,你究竟想干什么?你就不能慈悲为怀,让我清静一下吗?我就讨厌被医生折腾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,喝下这个,然后我就走开,让你清静一下??墒枪涣教?,我还是要来,准备给你彻底检查一下。我看现在你已经过了危险期。你看来不像是盛宴上的骷髅头?!?br />
    “噢,我很快就会没事的,谢谢。那是谁――加利吗?今晚我这儿好像是宾客盈门?!?br />
    “我过来是陪你过夜的?!?br />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谁我也不要?;厝?,你们都走,即使还会发作,你们也帮不了我的忙。我不会服鸦片了。偶然服一下倒是挺管用的?!?br />
    “恐怕你说得对,”里卡尔多说,“但是坚持不服可不那么容易?!?br />
    牛虻抬头微微一笑?!氨鸬P?!如果我会对那东西上瘾,我早就上瘾了?!?br />
    “反正不会让你一个人待在这儿,”里卡尔多干巴巴地说道,“加利,到另一个房间去一会儿,我想跟你说句话。晚安,里瓦雷兹。我明天会过来的?!?br />
    马尔蒂尼跟着他们走出房间,这时他听到牛虻叫他的名字。牛虻朝他伸出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噢,别废话!睡吧?!?br />
    当里卡尔多走了以后,马尔蒂尼又在外间和加利聊了几分钟。当他推开房屋的前门时,他听到一辆马车停在花园门口,并且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下了车,沿着小道走了过来。这是绮达,她晚上显然是上哪儿玩去了,这会儿刚回来。他举起了帽子,站在一旁等她过去,然后走进通往帝国山的那条黑暗的小巷。随后花园的大门咔嗒响了一下,急促的脚步迈向小巷这边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她说。

    当他转身面对她时,她停下了脚步,然后沿着篱笆缓慢地朝他走来,一只手背在后面。拐角的地方只有一盏路灯,他在灯下看见她垂着头,仿佛有些窘迫或者害臊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?”她问,头也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比今天早上好多了。他几乎睡了一天,好像不那么累了。我看他已脱离了险境?!?br />
    她仍然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“这次很厉害吧?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够厉害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也是。当他不愿让我进屋时,那就总是很厉害?!?br />
    “他常这样发作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――没有什么规律。去年夏天在瑞士他就很好,但是在这以前,冬天我们在维也纳时,情况就很糟。好几天他都不让我靠近他。他在生病时讨厌我在他的身边?!?br />
    她抬头看了一会儿,然后又垂下了眼睛,接着说道:“他感到病情将要发作时,总是打发我去跳舞,或者去听音乐会,或者去干别的什么,借口这个借口那个。然后他会把自己锁在屋里。我时常溜回来,坐在门外――如果他知道了,他会大发雷霆的。如果狗叫,他会把它放进去,但是他不会放我进去。我看他对狗倒更关心吧?!?br />
    她的态度挺怪,好像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呃,我希望病情再也不会恶化了,”马尔蒂尼和颜悦色地说,“里卡尔多医生对他的病情认真负责,也许能够把他彻底治好。不管怎样,这次治疗目前已使病情得到缓解。但是下一次你最好还是立即派人去找我们。如果我们早点知道,他也不会吃那么大的苦。晚安!”

    他伸出了手,但是她随即后退,表示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出你为什么想和他的情妇握手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随你的便了?!彼晃揶限蔚厮?。

    她一跺脚?!拔姨盅崮忝?!”她冲他叫道,眼睛就像是烧红的煤炭?!拔姨盅崮忝撬械娜?!你们到这儿来和他大谈政治,他让你们彻夜守着他,给他吃止痛的东西,可我却不敢从门缝中看他一眼!他是你们的什么人?你们有什么权利到这儿来,把他从我身边偷走?我讨厌你们!我讨厌你们!”

    她猛然抽泣起来,重又冲进花园,当着他的面使劲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??!”在朝小巷那头走去时,马尔蒂尼自言自语地说道?!罢馕还媚镎娴陌?!真是怪事――”

    (第二部-第七章完)

相关文章:

上一篇:第二部 第六章 下一篇:第二部 第八章 回目录:《牛虻

牛虻介绍:

《牛虻》作者爱尔兰女作家艾捷尔·丽莲·伏尼契,该书描写了意大利革命党人牛虻的一生,是作者伏尼契受到当时身边革命者的献身精神的激励写成的。它生动地反映了19世纪30年代意大利革命者反对奥地利统治者、争取国家独立统一的斗争,成功地塑造了革命党人牛虻的形象。主人公单纯幼稚的爱国青年亚瑟因被革命同志误解,佯装投河自尽,奔赴南美。13年后,当他带着一身伤残重回故乡时,苦难的经历已把他磨练成一个坚定的革命者。他参与了反对奥地利统治者、争取国家独立统一的斗争,最后为之献出了生命。小说涉及了斗争、信仰、牺牲这些色彩浓重的主题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网上赚钱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网上赚钱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
410| 898| 97| 411| 581| 46| 451| 893| 751| 23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