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赚钱 - 名著欢迎您翻开《基督山伯爵》,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。
基督山伯爵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网上赚钱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

发布人:繁体字网 网上赚钱 www.5wg5.com.cn

第70章 舞会

    这几天正是七月里最炎热的日子,马尔塞夫伯爵如期在星期六举行舞会。晚上十点钟。在伯爵府的花园里,高大的树木清晰地衬托着缀满金色星星的天空。今天象要下暴雨的样子,天空上现在还浮荡着一层薄雾。楼下的大厅里传出华尔兹和极乐舞的乐曲,百叶窗的窗缝里透出灿烂的灯光。这时,花园里有十来个仆人在那儿准备晚餐,他们刚刚接到主妇的命令,因为天气好转。已决定晚餐在草坪上的天幕下举行,那缀满星星的美丽的蓝空已使草坪占了决定的优势?;ㄔ袄锕衣瞬噬牡屏?,这是按照意大利的风俗布置的,席面上布满了蜡烛和鲜花,这种排场世界各国豪华的席面上处处都一样,不必多讲。

    马尔塞夫伯爵夫人吩咐过仆人以后,又回到屋里去,这时宾客们陆续到来,吸引他们来的多半不是由于伯爵的地位显赫,而是由于伯爵夫人优雅风度,因为由于美塞苔丝的高雅的情趣,他们一定可以在她的宴会上找到一些值得叙述,甚至值得模仿的布置方法。腾格拉尔夫人本来不想到马尔塞夫夫人那儿去,因为前面说过的那几件事使她心神不宁,但那天早晨,她的马车碰巧在路上和维尔福先生的马车相遇。两部马车很自然地并拢来,他说:“马尔塞夫夫人家的舞会您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不想去,”腾格拉尔夫人回答,“我的身体太不舒服?!?br />
    “您错了,”维尔福意味深长地回答,“您应该在那儿露面,这是很重要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么我就去?!彼低炅讲柯沓稻头值蓝涣?。

    所以腾格拉尔夫人这会儿也来了。她不但长得美,而且周身上下打扮得珠光宝气;她从一扇门走进客厅,美塞苔丝正好也从另一扇门出现在客厅,伯爵夫人当即派阿尔贝去迎接腾格拉尔夫人。他迎上前去,对男爵夫人的打扮讲了几句恰如其分的恭维话,然后让她挽住他的胳膊引她入座。阿尔贝向四下里望望。

    “您在找我的女儿,是不是?”男爵夫人含笑说。

    “我承认是的,”阿尔贝回答?!澳训滥谷绦拿挥写绰??”

    “别着急。她遇到了维尔福小姐,她们两个就走在一起了。瞧,她们来了,两个都穿着白衣服,一个捧着一束山茶花,一个捧着一束毋忘我花。哎,怎么”

    “这回您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基督山伯爵今天晚上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“十七个了!”阿尔贝答道。

    “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伯爵似乎是一团烈火,”子爵微笑着回答,“你是第十七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了。伯爵有多走红,我可真得祝贺他”

    “您对每一个人都是象对我这样回答的吗?”

    “??!真是的,我还没有回答您。请放心,我们可以看到这位大人物。我们的运气够好的?!?br />
    “昨晚您去歌剧院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?!?br />
    “他也在那儿?!?br />
    “啊,真的!那位怪人有没有什么惊人之举?”

    “他能没有惊人之举吗?”昨天演的是《瘸腿魔鬼》

    [法国作家勒萨日(一六八八-一七四七)的作品,这里可能指根据原作改编的舞剧――译注],伊丽莎跳舞的时候,那位希腊公主看得出了神。伊丽莎跳完舞以后,他把一只珍贵的戒指绑在一束花球上,抛给那个可爱的舞星,那个舞星为了表示珍视这件礼物,在第三幕的时候,就把它戴在手指上出场,向伯爵致意。那位希腊公主呢?她来不来?”

    “不来,可能使您失望了,她在伯爵家里的地位没人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行了,让我留在这儿吧,去陪维尔福夫人吧,她很想跟您谈话呢?!?br />
    阿尔贝对腾格拉尔夫人鞠了一躬,向维尔福夫人走过去。

    当他走近的时候,她张开嘴巴刚要说话?!拔腋腋愦蚨?,”阿尔贝打断她说,“我知道您要说的是什么事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对了,您承不承认?”

    “承认?!?br />
    “用人格担保?”

    “用人格担保?!?br />
    “您要问我基督山伯爵到了没有,或者会不会来?!?br />
    “一点也不对。我现在想的不是他。我要问您有没有接到弗兰兹先生的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有的,昨天收到了一封信?!?br />
    “他信里说些什么?””他发封信时正启程回来?!?br />
    “好,现在,告诉我伯爵会不会来?!?br />
    “伯爵会来的,不会使您失望?!?br />
    “您知道他除了基督山以外还有一个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基督山是一个岛的名字,他有一个族姓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从来没听说过?!?br />
    “好,那么,我比您消息灵通了,他姓柴康?!?br />
    “有可能?!?br />
    “他是马耳他人?!?br />
    “也可能的?!?br />
    “他是一个船主的儿子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,您应该把这些事情大声宣布出来,您就可以大出风头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他在印度服过兵役,在塞萨利发现了一个银矿,到巴黎来是想在欧特伊村建立一所温泉疗养院?!?br />
    “哦!马尔塞夫说,“我敢断言,这实在是新闻!允许我讲给别人听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但不要一下子捅出去,每次只讲一件事情,别说是我告诉您的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偶然发现的秘密?!?br />
    “谁发现的?!?br />
    “警务部?!?br />
    “那么这些消息的来源――”

    “是昨天晚上从总监那里听来的。您当然也明白,巴黎对于这样不寻常的豪华人物总是有戒备的,所以警务部去调查了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好!现在手续齐备,可以借口伯爵太有钱,把他当作流民抓起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可不是,如果调查到的情况不是那么对他有利的话,这种事情无疑是会发生的?!?br />
    “可怜的伯爵!他知道自己处境这么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知道吧?!?br />
    “那么应该发发慈悲心去通知他。他来的时候,我一定这样做?!?br />
    这时,一个眼睛明亮、头发乌黑、髭须光润的英俊年轻人过来向维尔福夫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。阿尔贝和他握握手?!胺蛉?,”阿尔贝说,“允许我向您介绍马西米兰-莫雷尔先生,驻阿尔及利亚的骑兵上尉,是我们最出色、最勇敢的军官之一?!?br />
    “我在欧特伊基督山伯爵的家里已经有幸见过这位先生了?!蔽7蛉嘶卮?,带着不用掩饰的冷淡态度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这句话语,尤其是说这句话的那种口气,使可怜的莫雷尔的心揪紧了??墒怯幸恢植钩フ诘群蛩?。他转过身来,正巧看到一张美丽白皙的面孔,上面那一对蓝色的大眼睛正注视着他,那对眼睛里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,但她把手里的那一束毋忘我花慢慢地举到她唇边。

    莫雷尔对这种无声的问候心领神会,他也望着她,把他手帕举到嘴唇上。他们象两尊活的雕像,已-立大厅两端,默默地互相凝视着,一时忘掉了他们自己,甚至忘掉了世界,但在他们那种大理石似的外表底下,他们的心却在剧烈地狂跳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再多望很多时候,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,可是基督山伯爵进来了。我们已经说过,伯爵不论在哪儿出现,他总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。那并不是因为他的衣着,他的衣服简单朴素,剪裁也没有什么新奇怪诞的地方;更不是因为那件纯白的背心;也不是因为那条衬托出一双有模有样的脚的裤子――吸引旁人注意的不是这些东西,而是他那苍白的肤色和他那漆黑的卷发,他安详清纯的脸容;是那一双深邃、表情抑郁的眼睛;是那一张轮廓清楚、这样易于表达高度轻蔑表情的嘴巴。比他更漂亮的人或许还有很多,谁也不会有他这么富有表现力,如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的话。伯爵身上的一切似乎都有其含义,因为他有常作有益思索的习惯,所以无关紧要的动作,也会在他的脸上表现出无比的精明和刚强。

    可是,巴黎社会的社交界是这样的不可思议,如果除此以外他没有一笔巨大的财产染上神秘色彩,这一切或许还是不能赢得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时,他在无数好奇的眼光的注视之下,一面和熟人略作招呼,一面向马尔塞夫夫人走过去,马尔塞夫夫人正站在摆着几只花瓶的壁炉架子前面,已经从一面与门相对的镜子里看见他进来,已经准备好和他相见。伯爵向她鞠躬的时候,她带着一个开朗的微笑向他转过身来。她以为伯爵会和她讲话,而伯爵,也以为她会和自己说话,但两人都没有开口。于是,在鞠躬之后,基督山就迈步向阿尔贝迎过去,阿尔贝正张着双臂向他走来。

    “您见过我母亲了吗?”阿尔贝问。

    “见过了,”伯爵回答,“但我还没有见过令尊?!?br />
    “瞧,他就在那面,正在和那群社会名流谈论政治呢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?”基督山说,“那么,那面的那些先生都是社会名流。我倒没有想到。他们是哪一类方面的?您知道社会名流也有各种各样的?!?br />
    “首先,是一位学者就是那位瘦高个儿,他在罗马附近发现一种蜥蜴,那种蜥蜴的脊椎骨比普通的多一节,他立刻把他的发现在科学院提出。对那件事一直有人持异议,但他取得了胜利。那节脊椎骨在学术界引起了轰动了,而那位先生,他本来只是荣誉军团的一个骑士,就此晋封为军官?!?br />
    “哦,”基督山说,“据我看,这个十字章是该给的,我想,要是他再找到一节脊椎骨的话,他们就会封他做司令官了吧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?!卑⒍此?。

    “那个穿蓝底绣绿花礼服的人是谁?他怎么竟想出穿这样一件怪衣服?”

    “噢,那件衣服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,那是法兰西共和国的象征。共和政府委托大画家大卫[大卫(一七四八-一八二五),法国著名画家,同情法国大革命――译注]给法兰西科学院院士设计的一种制服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吗!”基督山说,“那么这位先生是一位科学院院士吗?”

    “他在一星期前刚被推举为一位学者?!?br />
    “他的特殊才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的才能我相信他能够用小针戳兔子的头,他能让母鸡吃茜草,他能够用鲸须挑出狗的脊髓?!?br />
    “为了这些成绩,他成为科学院的院士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是法兰西学院的院士?!?br />
    “但法兰四学院跟这一切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要告诉您了??蠢此坪跏且蛭D―”

    “一定因为他的实验大大地促进了科学的发展罗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因为他的书法非常挺秀?!?br />
    “这句话要是被那些让他用针戳过的兔子,那些骨头被他用茜草染成红色的鸡以及那些被他挑过脊髓的狗听到,它们一定要伤心死了?!?br />
    阿尔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一位呢?”伯爵问。

    “哪一位?”

    “是的,第三位?!?br />
    “??!穿暗蓝色衣服的那位?”

    “对?!?br />
    “他是伯爵的一个同僚,前一阵子极力反对贵族院的议员穿制服,他是自由主义派报纸的死对头,但因为他在制服问题上所做的抨击朝廷的高尚行动,自由派报纸大大为他捧场,这使他们言归于好,而且据说就要派他做大使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他是凭什么资格入贵族院的?”

    “他曾编过两三部喜剧,在《世纪》报上写过四五篇文章,为部长大人当选捧了五六次场?!?br />
    “说得妙,子爵!”基督山微笑着说,“您是一位很有趣的导游。现在请您帮我一个忙,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别介绍我认识这几位先生,如果他们有这个意思,请您为我挡驾?!?br />
    这时,伯爵觉得有人抓住了他的胳膊。他转过身来,原来是腾格拉尔?!鞍?!是您,男爵!”

    “您为什么要称呼我男爵呢?”腾格拉尔说,“您知道我对于我的头衔并不重视。我不象您,子爵,您很看重爵位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当然罗,”阿尔贝回答,“我要是没有了头衔,就一无所有了,而您,既使放弃男爵的头衔,却依旧不失为百万富翁?!?br />
    “不幸的是,”基督山说,“百万富翁这个头衔可不象男爵、法国贵族或科学院院士那样可以终身保持的,譬如说,法兰克福的百万富翁,法波银行的大股东法郎克和波尔曼,最近就宣告破产了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腾格拉尔说,脸色顿时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错,我是今天傍晚才得到的消息,我有一百万存在他们银行,但及时得到警告,在一个月以前就提出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啊,我的上帝!”腾格拉尔喊道,“他们开了一张二十万法郎的汇票给我!”

    “您可得小心一点,他们的签字只剩百分之五的信用了?!?br />
    “是的,但太迟啦,”腾格拉尔说,“我看到签字的票据就照付了?!?br />
    “得!”基督山说,“又是二十万法郎,加上以前“嘘!别提这些事情,”腾格拉尔说,然后,他向基督山凑近一步,又说,“尤其是在小卡瓦尔康蒂先生面前?!彼低暌院?,他微笑了一下,转身向他所指的那个年轻人走去。

    阿尔贝离开伯爵去和他的母亲说话,腾格拉尔也已去和小卡瓦尔康蒂谈天,暂时只剩下基督山独自一个。这当儿,大厅里非常热。仆人托着摆满冷饮品的茶盘在人群里穿梭往来。

    基督山不时擦着额头上的汗珠,但当仆人把盘子端到他面前来的时候,他却退后一步,不吃解热的东西。马尔塞夫夫人的眼光始终没有离开基督山,她看到他什么都没有吃过,甚至还注意到了他往后退的那个动作。

    “阿尔贝,”她问道,“你注意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母亲?”

    “我们请伯爵来赴宴,他从来没有接受过?!?br />
    “是的,但他在我那儿吃过午饭,真的,那次他还是初次在巴黎社交界露面呢?!?br />
    “但你的家并不是马尔塞夫先生的家,”美塞苔丝喃喃说,“他来这儿以后,我一直在观察他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他没有吃过任何东西?!?br />
    “伯爵的饮食是很节制的?!?br />
    美塞苔丝抑郁地微笑了一下?!澳阍俟?,”她说,“等下一次托盘送来的时候,务必请他吃些东西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,母亲?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话,阿尔贝?!泵廊λ克?。

    阿尔贝拿起他母亲的手吻了一下,踱到伯爵身边。又有一只摆满冷饮品的盘子送了来,她看到阿尔贝想劝伯爵吃些东西,但他却坚决地拒绝了。阿尔贝回到母亲那儿,她的脸色非常苍白。

    “是吧,”她说,“你看到他拒绝了吗!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但您何必因此难过呢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阿尔贝,女人的心是很奇怪的,我喜欢看到伯爵在我的家里吃些东西,即使一粒石榴也好。也许他不习惯法国的饮食,喜欢吃别的东西吧?!?br />
    “哦,不会的。在意大利的时候,我看他是什么都吃的,显然他今天晚上不想吃东西?!?br />
    “也许是”伯爵夫人说,“他是在热带过惯了的,他可能不象我们这样怕热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不见得,因为他刚才还向我诉苦说,他感到热得几乎要窒息了,还问我为什么不把百叶窗也象玻璃那样打开?!?br />
    “可不是,”美塞苔丝说,“这倒是个好办法,可以试试他是否故意不肯吃东西?!庇谑撬肟筇?。一分钟以后,百叶窗全部打开了,透过那些垂下素馨花和女萎草的窗口,可以看到点缀着各色灯笼的花园和摆列在帐幕底下的宴席。跳舞的,玩牌的,谈话的所有的客人都发出了欢快的喊声。每一个人都欢欢喜喜地享受着微风。这时,美塞苔丝重新出现,她的脸色比以前更苍白了,但神色很镇定。她一直向以她丈夫为中心的那群人走过去?!氨鸢颜饧肝幌壬显谡舛?,伯爵,”

    她说,“我想,他们大概都愿意到花园里透透气,太闷了,他们不是在玩牌?!?br />
    “啊,”一个风流的老将军说,“我们不愿意单独到花园里去?!?br />
    “那么,”美塞苔丝说,“我来领路?!彼蚧缴?,又说,“伯爵,您可以陪我去走走吗?”

    对于这样简单的一句话,伯爵几乎踉跄了一下,他看了看美塞苔丝。那一瞥的时间实际上极其短暂,但伯爵夫人却觉得似乎有一世纪那么久。他把他的胳膊递给伯爵夫人。她挽起他的胳膊,或者说得确切些,只是用她那只纤细的小手轻轻触着它,于是他们一同走下那两旁列着踯躅花和山茶花的踏级。在他们的后面,二十多个人高声谈笑着从另外一扇小门里涌进花园。

    (第七十章完)

相关文章:

网上赚钱 www.5wg5.com.cn 上一篇: 第69章 调查 下一篇: 第71章 面包和盐 回目录:《基督山伯爵

基督山伯爵介绍:

《基督山伯爵》是通俗历史小说,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的代表作,《基督山伯爵》被公认为通俗小说中的典范。这部小说出版后,很快就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,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出版,在法国和美国多次被拍成电影。100多年以来,这本书拥有了难以计数的读者。他以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和精湛完善的艺术技巧,博得了无数读者的青睐。小说出版后,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了空前的轰动,而后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出版,在法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多次被拍成电影。尽管这部小说问世已有一个半世纪之久,但它至今仍在世界各国流传不衰,被公认为世界通俗小说中的扛鼎之作。故事讲述19世纪法国皇帝拿破仑“百日王朝”时期,法老号大副爱德蒙·唐泰斯受船长委托,为拿破仑党人送了一封信,遭到两个卑鄙小人和法官的陷害,被打入黑牢。狱友法利亚神甫向他传授各种知识,并在临终前把埋于基督山岛上的一批宝藏的秘密告诉了他。唐泰斯越狱后找到了宝藏,成为巨富,从此化名基督山伯爵(水手森巴),经过精心策划,报答了恩人,惩罚了仇人。充满传奇色彩,奇特新颖,引人入胜。

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
 网站地图 | 网上赚钱 --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,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!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© 2010-2018 网上赚钱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12079432号 联系我们: